清清者流        回上頁  到星嵐的家

 

故事由遠方帶來

花與草打底鑲框

風與飛鳥引領流行

幾千回合的試探與踐踏

才有條路名字叫

河 

如披著薄紗的少女

舞動的音譜

如琴箏滑溜溜的絃

叮叮噹噹地鑽過飛躍的吊橋

擺渡的葉子

引領悠悠白雲的飄的飄航向大海

如蛇之出巡 風之出谷

如羞答答的新娘水漾的心情

我坐在岸上看見了她

在河床懶慵的斜睨

我長滿肉繭的腳輕拍她的背

小河游過野薑花旁撫弄波浪的

裙裾 如我貼耳傾聽著

不絕如縷的青柳細細的低語

如母親吻語襁褓中嬰兒

遊子行囊裡的叮嚀


你我是一條河

在歷史的交點上

匯集成滾滾的洪流

你以山巔為起點

我以地底為源頭

溶冰 湧泉

是先聖先賢永不屈服的

血和汗

上帝感念的淚水

如日月之永恆

你我是大地的清道夫

遠古的山嶺

遠方的歲月

江河書斜的草原

欖仁寫亂的天空

同悠悠揚過的雲眉

看盡千帆

我們無法自外於濁流禿山

當黑暗處流竄燈海般

成串而來的

邪惡笑聲

角落裡播種如罌粟札根的

美麗謊言

貪婪的眼神如饑餓的野狼

正躡手躡腳的逼近

我們以黎明般的清醒

賣力將黑暗的撒旦趕到盡頭

把如蒙塵鏡子的天空擦拭光亮

我們執著於尋夢

從第一道泉聲伊始

便想回大海博愛的家

掌舵的手磐石般的堅固

再多的飄雪也融入我身

再多的箭雨也阻斷不了

整齊踏步的陣容

走出無欲的山間

便接受了咆哮的瀑布和

暴亂的激流

離開了無私的大地母親

更容下了放縱的空氣和

驕傲的陽光

劃地為王的荊蒺草

盤據森林的狼煙

我們經過並且對它們擁抱

我們離去時

留下了寬容的河岸

和溫柔的流水聲

我們沿著鄉野明媚的眸底

城市不夜的眼溝

沿著歲月翻落的邊緣

人群沉浮的碎花小道

認真而直率的步伐

如閃電之於暴風雨

箭矢鍾情於靶心

如此忙碌之必要

我們沿著生命的站牌魚貫上車

又順著生活的小窗口流竄

黑夜裡的慧鶯在我們的頭上

掛起銀鈴般的歌聲

百合齊鳴的協奏曲

是今夏最流行的樂章

當所有的霧化嵐而去

天空便拋出七彩的虹帶

雖然陽光金色的權杖

高懸廟宇的琉璃瓦上

著草衣的身體依然晶瑩

如你腦中閃動的一道靈光

巨浪裡牽引你的燈塔

夢想與希望是真理的糧食

我們堅持並穿破頑石

我們溫柔的對待仇恨

並且將邪惡的笑聲淹蓋

讓崎嶇不平的心坎同時滿溢

每一道水紋都是一條河

每一條河都有傳說

每個傳說都充滿了驚奇

流過人間的滄桑與皺紋

梳理風與鳥對話的天空

我們將昨日猶溫的事故

佇藏雲端

將一身疲憊與汙濁還諸海洋

在珠貝的歌聲與舒柔的水床裡孵夢

趕著清晨的霧水醒來前

再一次

出發

             回到最上面